北京公墓网
购墓网上咨询:    qq咨询  

殡葬常识

当前位置: 主页 > 殡葬常识 >

新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国葬

时间:2010-07-26 17: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弹指一挥间,时值晋冀鲁豫烈士陵园落成和左权将军移灵安葬60周年,我们特发此文,以示纪念。     杨秀峰深情回忆   新中
国成立时准备为左权将军移灵
  杨秀峰在青年时代就是著名的大学教授,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毅然组织抗日武装,担任冀南行政公署主任、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主席、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新中国成立后任河北省政府主席、高教部部长、最高法院院长、全国政协副主席。   1980年,当我们在采访中提到邯郸,提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时,老人显得十分激动。   他说:“我在邯郸工作和生活了7年,有许多经历是难忘的。我最初听到左权将军牺牲的消息,是1942年6月6日在涉县清漳河畔一个小村庄的小石桥旁,当一二九师政治部主任蔡树藩告诉我时,我们相对流泪,许久都没有说话。几个月后,我参加了左权将军在石门村的安葬仪式,并讲了话。1950年,又在邯郸陵园主持了左权将军移灵安葬仪式。”   我们问:“这是左权将军第三次安葬了吧?”   杨主席说:“是的,我们最初准备在新中国成立时,举行邯郸陵园落成典礼和左权将军移灵安葬的。”老人的回忆,为我们提供了鲜为人知的历史资料———   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又称邯郸陵园,是在1946年3月在邯郸市硝厂胡同一号举行的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一届二次会议上提出来的,在这次会议上,杨秀峰主席作了《政府工作报告》,邓小平政委作了《关于政治形势的报告》,当杨秀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在邯郸修建烈士陵园时,代表们都十分兴奋,一致拥护。决议通过后,邓小平、刘伯承、杨秀峰、薄一波等率领全体参议员到邯郸城南郊举行了破土奠基仪式。   这座陵园,是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修建的第一座大规模的烈士纪念建筑,她有一个很明确的任务,就是将左权将军等烈士的灵柩,从各地集中到一起,让烈士有一个安息的地方,也让生者有一个纪念的场所。   1949年夏天,新中国即将诞生的喜讯从北京传到了河北,传到了邯郸。   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杨秀峰指示:邯郸陵园应当加快建设速度,争取在新中国成立前夕竣工,同时举行左权将军等诸烈士移灵安葬仪式。   7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副主席兼民政部部长蓝公武、副部长雷任民对左权将军移灵安葬问题作出批示:   一、运灵时间:确定在1949年阴历9月初开始(即秋收后)。   二、主办及仪式:由华北人民政府、华北军区政治部商定日期后,两机关联合指令原葬地县级以上政府组织党政民等各界代表团赴葬地迎灵,在可能范围内召开群众大会,由该县负责人亲自主持送葬仪式并通知由原葬地至陵园沿县,除组织需要之劳力运灵外,组织各界代表团路祭。   三、左权将军墓周围小墓,拟呈杨主席指示。   9月5日,邯郸陵园主任张芥士致函华北人民政府民政部副部长雷任民,就左权将军移灵的一些问题提出具体意见:由华北政府令各地政府负责运送并由华北人民政府派代表参加,起运时要举行比较隆重的仪式,沿途群众应有接送或献花圈挽联。左权墓旁边的六个小墓,杨主席曾提出是范筑先、张衡宇、何云、高捷成、杨裕民和赖勤等。   雷任民副部长很快复函:新政协在下月召开,中央人民政府即将成立。故陵园的修建,务必抓紧时间,在9月底以前将主要部分全部竣工。   但十几天后,情况却发生了巨大变化。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民政部再次致函邯郸陵园:关于左权将军灵柩及安葬时间,因现在尚在建筑,完成准备尚欠充分,因之,我们意见是明年春初较妥。   接着,雷任民副部长再次致函邯郸陵园时,告知中央人民政府即将成立,华北人民政府正在结束移交,由于邯郸陵园为华北人民政府民政部直属单位,也应办理交接手续。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邯郸陵园归属中央人民政府民政部直接领导,部长谢觉哉批示:左权将军墓仍决定迁移邯郸。邯郸陵园名称最初根据杨秀峰主席指示为“人民解放军前陆军第一二九师 前晋冀鲁豫军区烈士陵园”,后经反复讨论,确定为“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因邯郸陵园主体建筑仍未完全竣工,经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批准,左权将军移灵安葬推迟到第二年举行。   中央人民政府召开筹备会议   组建左权将军移灵委员会   1950年1月,邯郸陵园主任张芥士、副主任何如愚分别给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华北军区政治部、河北省政府呈送了三个报告,请示迁移左权将军灵柩问题,给河北省政府的报告如下:   “为呈报迁移左参谋长等灵柩事:查左参谋长灵柩,原葬埋在山西省辽县石门村(注:应为河北省涉县石门村),距邯郸约二百四十华里。有四里地的山坡路,有约一百三十里的接连不断的河身石子路,有一百里山峦起伏的上坡下岭路,用汽车运太不稳当,用人抬路太狭窄不好走。因之我们计划用马车运较为适宜。等灵柩来到邯郸附近时,再换用人抬(龙头凤尾彩花架),显得尊严隆重。   移灵仪式共分三个阶段:一、移灵;二、迎灵;三、安灵。移灵是在辽县左参谋长墓前举行的。迎灵是在距邯郸十五里之林村举行的,安灵是在邯郸陵园内举行的。   参加人员:移灵时为中央政府内务部代表、省府代表、邯郸专署代表左权灵所在地县政府代表、邯郸镇代表、邯郸分区司令部代表、陵园代表。由此以上各代表事前组成移灵委员会,移灵时并通知当地附近各村群众一体参加。   迎灵时参加人员:除各部代表外,所有移灵委员会全体委员及邯郸镇各部队、各机关团体、学校、工厂、国公营企业和部门人员及群众都大部参加。   灵柩从林村完全换成人抬,都是三十二人抬或二十四人抬。所有参加迎灵人员,统由分区司令员负责指挥。次序是军乐前导,余由指挥人员临时排队或把队序先排好。然后奏军乐、唱歌、呼口号,浩浩荡荡向陵园进发,移灵各项开支预算为二九七五O斤米……”   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请示政务院后,决定左权将军灵柩移葬与邯郸陵园落成典礼同时举行,内务部组织了“左权将军移葬与烈士陵园公墓落成典礼委员会”,召开“左权将军移灵与陵园公墓落成典礼筹备会议”,讨论并决定了以下事项:   1、移灵时间——— 10月20日。   2、成立编纂委员会——— 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出版总署、华北局宣传部、内务部等单位组成,负责编印左权将军纪念册及在报上发出特刊。   3、成立大会秘书处——— 由河北省人民政府、华北军区政治部、邯郸专署、邯郸分区司令部、邯郸镇政府、烈士陵园、内务部派员组织。负责大会布置、起灵、招待、生活等工作。秘书处下面根据工作性质再分设几个股。   4、由内务部通知烈士家属及有关机关团体(个别)参加典礼。并拟在报纸刊登移灵启事。其亲、朋、故、旧有参加典礼者于十号前报名(启事用委员会名义)。   5、关于范筑先之灵柩,其家属意见不移邯郸,可否将陈光华灵柩移至范之墓穴,请杨主席决定。   6、乐队由华北军区政治部负责组织(约30余人)并负责摄制照片工作。   7、由涉县起灵至邯郸路经武安这一段,由邯郸专署负责通知武安县政府,动员各机关、学校及城关群众,举行迎灵祭典简单仪式。   10月1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邯郸烈士陵园落成典礼暨左权烈士等移灵委员会启事”:   前十八集团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及杨裕民、张衡宇、何云、高捷成、赖勤、陈光华(朝鲜烈士)等同志,在抗日战争中先后光荣牺牲,暂葬于涉县石门村。一九四六年晋冀鲁豫边区参议会决议修建邯郸烈士陵园。现陵园竣工,兹定于十月二十日请上述烈士生前战友亲朋及家属届时参加。各界如蒙赠送花圈、挽联及其它纪念文字、祭品等,统祈于十五日前送交北京西皇城根九号,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收转,其家属参加典礼者,亦请于十五日前到内务部优抚司报名或叫二局一四九五转一号电话接洽。   河北省政府主席杨秀峰对这项工作极为重视。9月24日,杨秀峰主席、李锡九副主席以河北省政府的名义给邯郸专署下达指示:“左权将军灵柩移葬暨烈士陵园公墓落成典礼委员会第一次筹备会议决议,决定于十月二十日在邯郸烈士陵园举行落成典礼,对此有伟大意义的事情,事先必须有充分周密的准备,现至移灵日期已不到一月,务须抓紧积极筹备。决定由你专派得力干部,代表省政府会同决议中所指各单位,即行开始着手进行,除附去《左权将军灵柩移葬暨烈士陵园公墓落成典礼委员会第一次筹备会议记录》一份外,详情由张芥士同志面谈。希将筹备情形随时报告本府为盼。”   邯郸陵园主任张芥士根据北京会议决议和河北省政府的指示,邀请邯郸地方党政军领导人举行座谈,转达北京筹备会议情况,中共邯郸地委书记高志学、专员石蕙轩、分区司令张维翰等参加,推举石蕙轩为大会秘书处秘书长,邯郸镇长马昭、陵园主任张芥士为副秘书长,下设机构有秘书科、总务科、保卫科、招待科、宣传科、殡仪科。   会后,经地委书记高志学亲自督促,邯郸各单位紧急动员起来。从专署抽调20余名干部,充实秘书科,邯郸师专、邯郸中学几百名学生主动前来布置会场,整理挽联,因连续七八天下雨,道路泥泞,城里的群众半天一夜便将从车站到陵园的泥路全部铺成了干路。   当时全国解放只有一年,社会局势还十分复杂,因此保卫工作显得极为重要。为了加强力量,在保卫科下面设立了军事股和政治股,军事股可调动部队及公安,组织便衣队与武装部队,在措施上秘密与公开配合;政治股负责检查邯郸镇的居民户口,清理嫌疑案件,华北军区调来平原省武装部队300余人协助保卫工作,各县公安人员集中邯郸,在雨中站岗、巡逻。   邯郸火车站站长李根岗率车站职员负责接送首长,并组织50余名搬运工人义务抬棺,当他接到去武安运灵的任务后,便立即组织力量赶修邯郸到磁山的铁路,他们在连日的大雨中昼夜加班,务使路基稳固,保证火车安全行驶。在运灵的当天,铁路公安段还特意派压道车走了两趟,以防路基与道轨出现意外问题。   邯郸电讯局在接到大会秘书处的通知后,立即在陵园安装了两部直拨电话。   左权将军移灵安葬及邯郸陵园落成典礼同时举行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来唁电   在中央、省和专署各级政府的高度重视下,左权将军灵柩移葬暨邯郸陵园落成典礼的筹备工作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10月5日,内务部和陵园派人到涉县政府办理迁墓事宜,县政府立即组织邻村群众将诸烈士的遗骨从墓中取出,换上新的棺木,准备运往邯郸,这时大会秘书处接到内务部电话,通知中央电影队要来摄制影片,于10日用民工抬的办法移至涉县城内,停放在一个广场上,电影队到涉县后,10月13日开始下雨,昼夜不停,路上泥泞难行,加之山高坡陡,陵园认为难以通行,建议中央延期,内务部坚持移葬按期举行,并限令以战斗姿态来完成任务,陵园立即派李鸣善、赵宏基带着三辆汽车于10月16日出发,经过艰难的雨中行进,终于到达了涉县,18日夜间零时从涉县城出发,县政府派了40多位公安人员护送,由于连日的大雨冲毁了道路,汽车不能行走,用马车把棺木运送至武安县磁山火车站,随即转上火车。   1950年10月21日,连着下了几天的大雨变成了蒙蒙细雨,一列火车缓缓驶入邯郸火车站,车头挂着白色的花圈,车上停放着左权将军、何云等八位烈士灵柩,成千上万的人们静静迎候在火车站的站台前,当迎接左权将军等烈士灵柩的火车驶入邯郸火车站时,成千上万的人静静地注视着,军乐队开始奏乐,参加迎灵的首长们看到左权将军的灵柩不禁痛哭了起来。   灵柩被依次移出了车站,装上汽车,在街道上缓缓行驶,前为军乐队,后为5辆灵车,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部长谢觉哉等领导人和左权将军的爱人刘志兰、女儿左太北等执幡前导。沿街两侧遍布花圈、祭桌,不时有群众迎接灵车,摆上供品,向烈士致祭。进入陵园后,将灵柩摆放在大公墓祭台上,四周围满了花圈。   陵园内外高悬着朱德、邓小平、刘伯承、聂荣臻、贺龙、罗荣桓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送来的挽联、挽幛,充满了庄严肃穆的气氛。   中共中央华北局、中央人民政府内务部、交通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银行、全国妇联、人民日报社、河北省人民政府等及中央有关领导也送了挽联。   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来唁电:“际此左权同志移灵安葬,谨电表示深切的敬意与哀思。左权将军的精神不朽。”   下午1时,在哀乐声中,首先举行陵园落成典礼,由谢觉哉部长剪彩,河北省人民政府主席杨秀峰致祭词,中央军委总政治部秘书长魏传统代表中央军委总政治部致悼词,谢觉哉部长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宣读《祭文》:   这篇《祭文》,现已成为一件重要的历史文献,其文如下   “1950年10月21日,举行烈士陵园暨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公墓落成典礼,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代表谢觉哉……谨以香花酒果痛祭于诸革命烈士之灵前。   伟大的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中,你们在毛主席的旗帜下,英勇地战斗在太行、太岳和辽阔的华北平原,你们出生入死经历千辛万苦,终于身殉人民解放事业。你们不愧为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子孙,光荣永远属于你们。你们对人民事业的忠诚和功绩,永远活在人民心里。   人民解放事业已经取得基本胜利,几千年来被压迫奴役的人民从此站起来了,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将永远屹立于世界。全国人民正在奋勇地为祖国的建设事业而奋斗,在伟大的领袖毛主席领导下,我们相信,一定巩固胜利和发展胜利的成果,告慰诸烈士于九泉。你们是我们的最敬爱的同志和战友,你们的光辉榜样永远为我们所学习。今天,美帝国主义正在疯狂地肆行侵略,已严重威胁我国土。我们向你们保证我们誓以钢铁般的战斗意志,用一切努力保卫祖国,保卫你们用鲜血与头颅换来的胜利果实,为中国人民创造持久的和平与幸福。   秋风拂墓,敬奠英灵。烈士们,安息吧!你们的英名,将如松柏常青,永垂不朽。”   接着,举行左权将军诸烈士安葬仪式。   由杨秀峰主席主祭,宣读《迎灵词》:   “公元一九五O年十月二十一日,邯郸烈士陵园落成。奉移左权将军暨诸烈士之灵柩,自太行移葬,以慰英灵。”   谢觉哉部长宣读《祭左权将军文》:   公元一九五O年十月二十一日,邯郸烈士陵园落成,奉移左权将军灵柩安葬于此,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代表谢觉哉……谨以香花酒果沉痛致祭。   左权同志:你为国牺牲,于今已整整的九年!你是中国共产党一位忠诚的同志,你是八路军一位优秀的将领,你是中国人民最好的勤务员。这九年来,中国人民思念你!痛悼你!尊敬你!学习你!你时刻活在每一位革命同志的心上。   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是朝着伟大领袖毛泽东指示的方向,这方向是光明的、远大的,争取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解放。多难的中国人民,饱受了几千年封建主义的奴役,百年来帝国主义的侵略以及官僚资本主义的压榨剥削,在重重黑暗的道途上,发现了明灯,这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锋队——中国共产党。他组织人民,领导人民,经过了无数次残酷的曲折的斗争,终于锻炼成不可战胜的力量。年青的你,便坚决地做了党的、革命的战士。自东江战争之后去莫斯科学习,又获得了更丰富的斗争知识。回到中国,便是你参加武装斗争的开始。在和反动派残酷的内战中锻炼了你,在抗战号角声中,在辽阔的华北平原,在崎岖的太行太岳山间,你始终坚持着八路军光辉灿烂的旗帜。由于你忘我的精神,由于你钢铁般的意志,由于你精密沉着、朴实、机智,与军事学术的深湛,在革命部队中建立了不朽的功绩,不论如何困难复杂的任务,你总是英勇地完成,不论如何艰苦的环境,你总是顽强斗争——— 一直到死。   啊!有多少战斗英雄的热血,流入了太行山下的清漳河,他们的悲歌变成了它的怒吼,他们的英风,涌起了它的狂波。亲爱的左权同志,在九年以前,你成了他们中间的一个,这是党的损失,军队的损失,人民的损失,民族的损失,然而,你的英勇壮烈却永远是革命者的楷模。   你安息吧!现在人民革命的队伍,终于胜利了,杀死你的日寇,已经无条件投降。反动的恶魔,彻底干净、永远的消灭了,革命的旗帜已经在中国大陆上飘扬。人民纪念着牺牲者,纪念着你,愿你安息,愿你的功绩在史绩在史页上放出不朽的光芒。   公祭后将左权将军等烈士的灵柩送入墓穴,谢觉哉等领导人亲自扶柩入墓。   参加大会的各方面代表5000余人在左权将军等烈士墓前庄严宣誓:“坚决继承先烈遗志,百倍警惕,为保卫神圣的祖国及世界和平而战斗到底!”   “左权将军灵柩移葬暨邯郸陵园落成典礼”的举行,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反响。   1950年11月23日,《人民日报》刊登新华社消息:“左权将军移葬烈士陵园落成邯郸市隆重举行祭典 谢觉哉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向烈士祭典”。中央领导和全国各地的人士纷纷来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在左权将军等烈士墓前凭吊,献上自己的哀思。原西南军区政治部(前身为一二九师政治部)专门做出决定,要求前往北京的人员,路过邯郸时必须下车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   两年后,1952年11月1日,毛泽东由南方返回北京时,专程在邯郸停留,步行走进烈士陵园。在左权将军墓前,毛泽东摘下帽子,默默站立了许久,秋风吹拂着他斑白的鬓发,使在场者为之动容。
 
购墓优惠折扣卡

推荐文章

更多